我生命裏的第一個女人——獻給敬愛的田嬸


人生變幻,世事難料,年少時我們總是憧憬著美好的未來,可是又有幾個能擁有無限美好的未來呢。年少時的夢總是在不經意間就破滅了,煙消雲散了。大部分的我們在經曆了風風雨雨之後,總是要回歸了平凡和平淡。僅以此文紀念我逝去的那些美好的往事,那一個個給我留下美好回憶的少婦們。
我這個人出生在七零年代,成長在八零年代,瘋狂在八零年代後期和九十年代。我這個人命運不是很好,自打記事起我就和爺爺兩個人相依為命,爺爺年紀大了,身體也不是很好,沒有什麽辦法賺錢,主要就是撿寫破爛養活我,所以小時候我的日子是很清苦的。不過老天還是喜歡眷顧我這樣的孩子,雖然生活很是艱苦,可是我的身體卻異常的強壯,甚至可以說是強悍。我不僅發育的比同齡的孩子早了許多,而且天生神力,自小就力大無窮。爺爺雖然是一個老實本分的人,可是他自小就不斷的告誡我說,我們家祖上是很厲害的,我們是屬于皇族的人物,可惜的是千年過去了,我們這樣的皇族早就破落不堪了,家業凋零的不成樣子了。祖宗的寶貝什麽也沒有留下來,爺爺唯一傳給我的是一本手抄的老書,裏面不僅有字,還有很多圖畫,看起來都是打架的姿勢。小的時候我是看不明白的,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書讀的越來越多,慢慢的我就查著字典讀這本祖傳的老書了,幸虧我這個人天生的異常聰明,而且十分的好學,所以我很快就弄明白了這本祖傳老書的內容了。
原來這本書叫太祖長拳,好像是我們那做皇帝的老祖宗親自所創,傳下來的一套拳法,主要就是為了實戰,說白了就是為了打架用的。這真是對了我的胃口啊,我這個自小就頑皮異常,而且因為自身的關系,經常和恥笑我的孩子打架,我慢慢的學習這太祖長拳,而且馬上將它用到和同村那些大孩子的實戰當中,很快我就打遍全村無敵手了。到我十五歲的時候,我已經完全的領悟了太祖長拳的心得和技法,而且我也發現了這套拳法的一個秘密,每天早上在打拳的時候,用自己的意念引導丹田的氣流,慢慢的就從我小肚子裏面發出了一股氣流,跑遍了我的全身,那感覺相當的爽,或許這就是武俠小說裏面說的內功吧。反正我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打一遍太祖長拳,天天如此,風雨無阻,我的身體越來越強悍了。可以說是身輕如燕,疾步如飛。而且我可以輕易的將二百多斤重的東西搬起來走很遠的距離。
因為家裏面窮,所以我上學比同齡的孩子晚了許多,我是九歲上的一年級,所以我十五歲的時候才讀到小學六年級,班裏的同學大部分比我小兩歲,或者是三歲。或許是天生的性性格吧,我自小就頑劣異常,整天的調皮搗蛋,而且我打架厲害,早就成了村裏面的孩子王了,我十五歲的時候,同村那些十八九歲的青年三五個也不是我的對手,所以村裏面的孩子青年都害怕我,不過我一般是不欺負人的。因為家裏面窮,我自打懂事開始就學會了偷東西,我主要就是偷村裏面的公共財産,八十年代末期,我們這裏開始響應國家的號召,每個村子都半起了小加工廠,主要是進行機械加工,這些工廠裏面有的是鐵銅什麽的,我主要就是偷這些東西賣錢。慢慢的我和爺爺的日子就好過了起來,我這個做事是很隱秘的,所以村裏人是不會知道我的秘密的,而爺爺雖然知道我偷東西,因為這是改變我們生活的唯一辦法,所以爺爺是從來都不管我的。
我十五歲的時候,身高已經到了一百七十六公分了,長的很是魁梧,看起來完全就是個大人樣了。尤其令我自豪的是我的屌,我的屌硬起來的時候竟然有十六點五公分那麽長,而且很是粗壯,尤其是那個屌頭,更是像個小鴨蛋似的,很是驚人,我的小肚子下面也長了很多毛。夏天在河裏面洗澡的時候,我故意的跟那些大人比較,我發現我的屌竟然比村裏面的大人都要粗大一些,這樣我就更加的自豪了。
我人生的第一個女人是我同村的一個少婦,也是我一個極好夥伴的母親。那年我十五歲,我好夥伴的母親三十三歲,她姓田,娘家是我們南邊那個村子的,我按輩分是要喊她嬸子的,我總是喜歡叫她田嬸。那時候的農村女人都結婚早,田嬸二十一歲上就生了孩子,也就是我那個夥伴,那時候也是計劃生育最嚴的時候,凡是生了男孩子的,一律不給多生了,而且要強迫去鎮上衛生院結紮或者是上避孕環的。田嬸自然也是上了避孕環。雖然他男人在鎮上衛生院上班,她也沒有辦法幸免。
因為我們這裏是沿海地區,相對開放一些,八十年代後期的時候,一些黃書就流傳了過來,不過很少有人能弄到,有些有本事的人家裏面甚至還有放像機和國外的黃色錄像帶。我這個人比較早熟,性覺醒的很早,十歲左右我就開始找機會偷看女人了,尤其是農村簡陋的廁所更很容易的偷看村裏面的女人們尿尿拉屎。使得我得到了大量的機會。在我不斷的探索之下,我在十五歲的時候算是徹底的認識了關于女人,關于屄門,關于肏屄的所有知識。先是在田嬸娘家那個村裏面租黃色小說看,可惜的黃色小說裏面隻有淫蕩的色情描寫,關于如何的進行肏屄一點也沒有細節的記述。幸虧那些黃色小說裏面總是夾雜幾張彩色的肏屄照片,都是屄門的特寫,我這才算是知道了,女人的屄門不僅僅是用來尿尿的,關鍵是裏面還有一個小肉洞是用來肏屄的,男人將屌插進女人的小肉洞裏面那就是傳說中的肏屄了。
很多次我都想將那幾張彩色肏屄照片撕下來,可惜的是租書的那個少婦每次都很認真的檢查,少了的話是要罰錢的,所以我心疼錢,一直沒有撕下來。那些黃色小說租一天要五毛錢,那時候算是很貴了。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隔壁村的婦查室裏面偷到一本書,是專門教育那些新婚夫妻如何肏屄的,裏面有一張屄門的圖片,雖然不是照片,是畫的,我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教育,我才知道了女人屄門的各種構造,知道了什麽叫陰道口,什麽叫陰蒂,什麽叫陰毛,什麽叫大陰唇,什麽叫小陰唇,什麽是尿道口。我真正明白了女人屄門的基本構造,知道了肏屄就是將屌插進女人的陰道口裏面,知道了所謂的處女就是陰道口上有一層膜,那就是處女膜,第一次肏屄的時候戳破處女膜是要疼的。書裏面說和女人肏屄的時候千萬不要著急,應該溫柔一些,慢慢的來,首先要撫摸舔弄女人的身體,比如嘴巴,奶子,小肚子,尤其是要多舔弄一下女人的屄門,一直等女人那小肉洞自己張開了,出水了,才開始肏屄,這樣女人就會很舒服了,很喜歡肏屄了。書裏面還說肏屄有很多種姿勢呢,像什麽男上女下,女上男下,側躺著肏,尤其是那個後肏式,完全就是肏母狗的姿勢啊。
學了這麽多的知識,我就很想實踐實踐了,很想找個女人嘗嘗肏屄的滋味了。我第一個想到的女人就是我那個夥伴的母親——田嬸。她才三十三歲,是村裏面長的最好的一個少婦,在所有女人裏面排第一位,這是粗你們那些光棍沒事幹的時候排的名次。田嬸確實長的很好,不僅是模樣好看,而且身材也好,一米六多的身高,基本上算是很高了,尤其是她的大奶子,大肥腚,走路的時候一扭一扭的特別的有味道,我很喜歡看她走路扭腚的模樣。田嬸的皮膚也是又白又嫩,不像村裏面其她的女人幹活幹的,皮膚很是粗糙。田嬸應該是村裏面最白淨的一個女人了。田嬸還特別的愛笑,平日裏總是笑嘻嘻的,加上嘴角有一顆美人痣,笑起來特別的迷人,我自打懂事之後就特別的迷戀田嬸,現在更想肏她的屄。
看過黃書之後,又有一個重大的收獲,一個好朋友告訴了我一個地方,說是西邊的袁家村七十二號,那家有黃色錄像帶看,因為是違法的,所以這事情很是隱秘,像地下黨對暗號一樣。而且價格也貴,看一盤錄像帶要八元錢,那時候八元錢對我來說可是一筆巨款啊。但是黃色錄像的誘惑是無窮的,于是我拼命的偷鐵,很快攢夠了錢,然後騎著自行車去了袁家村,找到了神秘的七十二號,結果鎖著門,我在門口等了一會,當我要走的時候,一個四十左右的少婦過來了,問我幹什麽,我說朋友告訴我這裏能看錄像。少婦帶我進屋,讓我挑那些武俠片看,我哪裏有興趣,就問她說要看那種好看的,少婦說很貴的,要八元一盤呢。我給了少婦八元錢,少婦就拿出一個紙殼,上面寫著錄像帶的名字,也不是很多,我數了一下,一共才十六盤。後面寫著日本的,還有歐美的,沒有中國的。我想看中國的,就問少婦為什麽沒有中國的。少婦說日本人和中國人脫了衣服都一樣。于是我就選了一個日本的,少婦就讓我去隔壁屋等著。
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真正的肏屄場面,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光著腚在那裏,一個男人挺著大屌插進女孩的屄裏面,開始肏搗。我終于看到了屌插進女人屄裏面的情景了,真是刺激啊。我的大屌硬的發痛了都,而且比錄像裏面的粗壯了許多。女孩子讓男人肏的嘴裏面一直不停的叫喚著,很是銷魂的那種叫喚,而且她屄裏面讓男人肏的出來很多白色的東西,順著她的屄門淌到了屁股上面。我終于見識了肏屄的場面,可惜的是錄像時間很短,才四十多分鍾,我還沒有過癮,錄像就結束了,八元錢一下子就沒有了。我隻能戀戀不舍的離開了袁家村七十二號。看了錄像之後,我更想肏屄了,更想肏田嬸的大屄了。我努力的尋找著機會。
這天我去找田嬸的兒子玩,院門半掩著,【】我一下子就看到了田嬸正翹著那雪白雪白的大屁股在那裏尿尿。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心跳加速起來。我迅速的,悄無聲息的,輕輕的推開了院門,悄無聲息的來到了田嬸身後,屏住呼吸,蹲了下來,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欣賞著田嬸的屄門。真是沒有想到啊,田嬸竟然在院子裏面尿尿,我以為田嬸這樣的少婦不會這麽放肆的,不會像別的女人那樣撅著大肥腚在院子裏面的尿桶上面尿尿的。我完全想錯了,田嬸也是女人,田嬸也是結婚生了孩子的女人,本質上和村裏面其她的女人沒有什麽不同。隻是田嬸的屁股更白,更翹,奶子更大一些。
因為隔的距離太近了,加上陽光的照耀,我清清楚楚的,仔仔細細的欣賞到了田嬸腚溝裏面全部的景色。因為田嬸的屁股又肥又滾翹,所以顯得她那腚溝特別的幽深,雪白的大屁股中間是一道幽深的腚溝,而腚溝裏面則是最令我向往的紅嫩嫩的屄門,紅白相間之下,使得那屄門更加的刺眼,更加的有吸引力。此時此刻,田嬸的屄門正在嘩嘩的噴尿,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一股雪白的尿柱從田嬸的屄門裏面有力的噴射而出,嘩嘩的噴到了尿桶裏面。田嬸的屄門很是肥大,後來我才知道那就是傳說中的饅頭屄,萬裏挑一的大饅頭屄,肏起來無比舒爽的極品饅頭屄。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田嬸那紅嫩嫩的大肥屄,一瞬間呆在了那裏,我最渴望的屄門啊,此時此刻竟然就這麽輕易的展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著田嬸那紅嫩嫩的屄門,大屌立馬堅挺如鐵了,恨不得像錄像裏面那樣插進她的屄裏面,爽快的肏搗一番。田嬸的陰唇很是肥厚,不像照片裏面那些女人那樣,而且田嬸的陰唇外面很是幹淨光滑,沒有一根屄毛在上面。看樣子田嬸的屄毛不是那麽茂盛啊,估計也就是小肚子下面那麽一撮而已。田嬸在噴尿的時候,不知道是因為什麽原因,她那肥厚的大陰唇竟然張開了微微的口子,露出了裏面更加紅嫩的屄肉,于是我看到了很美豔的一個景觀,在靠近屁眼那個地方,田嬸的屄裏面竟然張開了一個小小的窟窿,非常粉嫩的一個小肉洞,那肯定就是將屌插進去肏屄的地方了,傳說中的仙人洞。田嬸的小肉洞非常的狹窄,看樣子隻能容的下我一根手指而已,她男人的大屌不知道是怎麽插進去的,我真是懷疑啊。
隨著田嬸用力的噴尿,她的小肉洞還有那個屁眼子都開始有規律的收縮著,收縮著,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反正我看到田嬸的屄門是越來越濕潤了。在這裏啰嗦了這麽多,其實隻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麽長久。我正興奮的欣賞著田嬸的屄門,忽然砰的一聲,田嬸的屁眼裏面竟然放另一個響屁,嚇了我一跳,自然弄出了動靜,自然田嬸立馬就知道身後有人了,在她回頭看的瞬間,我伸手在她那紅嫩嫩的屄門上面輕輕的摸了一下,然後當田嬸的眼睛對著我的眼睛時,我迅速的起身逃走了,因為我的大屌此時堅挺如鐵,將褲子頂的很高,所以我跑的時候姿勢很是笨拙,田嬸肯定是看到了我褲子高漲的景象,我出門的時候聽到田嬸小聲的罵了我一句:
“你這個小混蛋,怎麽不學好啊。慢點跑。混小子。”
我的大屌堅挺如鐵,我出了胡同,拼命的奔跑著去了河邊,腦子裏面一直萦繞著田嬸那紅嫩嫩的屄門,久久的不能消去。因為田嬸發現了我,所以我不敢回家,害怕田嬸去我家找我,罵我。所以我一直待在河邊,直到天黑的時候才回家,田嬸並沒有來找我麻煩。我好幾天不敢去她家玩了,田嬸也一直沒有來找我。三天之後,我在村後面的草場那裏碰到了田嬸,我正想跑的時候被田嬸一把拉住了:
“你這個混小子,跑什麽啊,幹做不幹承認啊,算什麽男子漢啊。嬸都替你